论国宴瓷设计的时代特征

[日期:2022-05-20] 来源:本站 [字体:大 中 小] 来源:本站
       摘要:21世纪,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带动了中国设计的快速提升,整个社会对于设计的关注和需求也变得空前强烈,在内容的宽度和层次的多样性方面也逐步形成了中国设计发展的独特的趋势。同样对日用陶瓷设计的品质与审美也提出更高要求,国宴瓷作为高端的日用瓷,设计理念逐渐成熟。本文通过梳理国宴瓷从现代到当代的变化,总结出国宴瓷设计呈现主题性、创新性、仪式感、内涵性、时代性等时代特征,突出国宴瓷设计在日用陶瓷设计发展中的引领地位。
  
  关键词:国宴瓷 设计 时代特征 价值
  
  进入21世纪以来,设计创新已经超越人与物的范畴,已渗透在人与人、物与物等各领域,广泛而深刻地改变着这个世界。日用陶瓷设计受到后现代、个性化、传承、创新、环境等因素影响,形成了现代设计理念下的注重主题、创新、文化赋能、情感体验、新材料、新技术的与时俱进等趋势。
  
  国宴是一个国家礼仪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宴瓷是区别于一般生活日用瓷的礼仪用品,就如同人们结婚时会穿的传统礼服;同时,国宴瓷的设计应该能体现中国经典的传统文化,它既是对外的最高礼遇,也是我们对自己历史和文化的敬畏与自信的体现。当代国宴瓷设计的发展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国政治、经济、文化、世界地位等,同时也表现出了时代特征和审美倾向。
  
  一、国宴瓷设计的历史和现状
  
  国宴用瓷,创于建国五周年的1954年(1952年至1953年初设计,1953年相继试制生产,1954年国庆5周年如期完成),亦称为建国瓷。由政务院指示中央工艺美院专门设计制作,景德镇完成定制生产,用于怀仁堂、北京饭店、新桥饭店等。建国瓷“斗彩中餐具”(图1)和建国瓷“青花海棠西餐具”(图2),
  
  这是首次由我国自己设计并生产的用于国家庆典活动的国宴瓷,建国瓷的实施,是新中国陶瓷恢复的里程碑。
  
  1959年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梅健鹰、张守智教授接受人民大会堂宴会厅的国宴餐具设计任务。按照大会堂宴会厅国宴餐饮(五千席位)规模的服务适用要求,按照人民大会堂国宴餐饮提出的分食制及服务方式,完成了建国十周年庆典国宴青花瓷“富贵牡丹”餐具的设计(图3),为20世纪70年代后发展兴起的中国现代酒店业餐饮文化用瓷的发展提供了范例。
  
  当今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综合实力最强的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上的地位不断提高,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不断增大,成为国际舞台上的一支重要力量,举办、参与的国际重大活动频繁,作为迅速崛起的世界大国,用什么样的餐具来接待各参会国国家元首和嘉宾?这不仅是中国礼仪之邦的展现,也关乎到中华民族的文化形象和民族精神的表达。 
  
  振兴民族品牌是包括高陶人在内的中国陶瓷人共同的梦想。像“APEC”、“一带一路”等这样的国际盛会,要求参与设计、生产的陶瓷工厂必须是行业内最优秀的、最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高淳陶瓷经过60多年的拼搏发展,已经具备了打造国宴瓷的整体实力。
  
  2014年,“高淳陶瓷”精心设计和独家生产的北京APEC“盛世如意”珐琅彩国宴餐瓷流光溢彩、精美绝伦,令人惊叹,受到各国领导人、与会嘉宾的一致好评和中外媒体的高度关注。新世纪国宴瓷的全新面貌,让中国陶瓷再次惊艳世界!成为新世纪中国国宴瓷的范本。
  
  自此,“高淳陶瓷”先后为“2015年乌镇互联网大会”、“2017、2019年首届和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2018、2019年首届和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商品博览会”、“2021年全运会”、“2021年中央外联部建党百年特别对话会”、“北京钓鱼台国宾馆”等近20次国家级宴会,设计制作精美绝伦、风格各异的国宴餐瓷,这不仅是中国陶瓷全新的开始,更代表着国人对民族品牌精神和品质生活方式的呼唤和回归。“高淳陶瓷”的发展之路和设计理念,是新时代宴会瓷的时代特征的缩影,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二、国宴瓷设计的时代特征
  
  国宴瓷设计历经70多年的发展,倾注了老一辈工艺家、教育家的心血,倾注了中国陶瓷人的心血、也体现了当代设计师的智慧和责任担当。无论是材质、工艺的选择,还是器型和装饰的设计、规格体量的大小、组合配套的方式以及宴会瓷与环境的整体协调等等,都在不断地创新、完善和充分地表达,传递了中国的历史感和文化感,表达了中国人民的自信、热情,展现了今日中国陶瓷制造的水准与品质,体现了与时俱进的特征。
  
  (一)主题性
  
  主题性的重大活动用宴会瓷通常由组委会牵头,由国家专门机构和承办城市政府组织,向具备综合实力的相关企业发出设计邀请,然后通过设计方案审核、项目招标、安排生产等程序完成整个过程。每次重大活动都由不同城市主办,每个地区都希望借助这一契机传播本地文化,作为设计师既要尊重承办方的愿望和建议,又要避免把国宴用瓷做成旅游纪念品的嫌疑,必须认真消化和提炼地方文化的精神,并将其融入中华文化大背景中,通过经典的中式风格,表现主题,体现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最具代表的当代国宴瓷设计,即2014北京APEC峰会“盛世如意”国宴瓷(图4),

深度挖掘APEC会议的精神内涵,结合晚宴举办地水立方场馆极具后现代艺术感和建筑特色的元素,整体器型设计贯穿“如意”元素,“盛世如意”寓意为“盛世华章,如意太平”,比喻亚太地区美好、繁荣、和平的发展愿景,契合了晚宴的文化主题。“如意宝相纹”,源自甘肃敦煌壁画中的纹饰,经过甄选、提炼出宝相花纹、牡丹纹、云纹、如意纹等中国传统吉祥图案,寓意对美好未来的向往、对世纪盛会的庆祝,展示中国的国风、国韵。(图5)

  
  “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用瓷整体色彩运用清新的蓝白相结合,淡雅脱俗,与雁栖湖的环境相得益彰。餐瓷装饰的花纹为盛于隋唐时期的“宝相花”,传达了吉祥、美满的寓意,辅助图案为“唐草纹” 和“海浪纹”,传达了陆上海上丝绸之路的概念;器型显着位置选用的“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的元代着名画家王公望的 “富春山居图”,展现了中国画的神奇魅力和中华传统文化。整套“丝路国宴”融入了大唐文化元素,采用高温色釉、珐琅彩和手工描金工艺相结合,展现了传统的中国韵味和当代中国陶瓷工艺的最高标准,以瓷的名义诠释了“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所体现的“和平、交流、理解、包容、合作、共赢”的精神,寄托着美好的祝愿,透露出中国文化的自信。(图6)
  

  主题性是当代国宴瓷设计的典型特征,表现在宴会用瓷的器型、纹饰和色彩上,通过“文化大餐”讲述中国故事,让来宾全方位感知中国文化,展现了国宴瓷设计的时代风格和人文意义。

  
  (二)创新性
  

  宴会瓷设计需要在思维、意蕴、本质、风格、美感、表现等方面全面创新,才能与时俱进,满足需要。坚守传统绝不是照搬传统,传承创新才能发扬光大。(1)器型上,打破了过去一昧注重功能的“实用、经济、美观”设计原则,结合历史上陶瓷经典器型进行创新,综合运用,将实用功能和审美功能相统一设计出了更具人性化的国宴用品。如:APEC国宴瓷,以“盛世如意”为核心设计理念,经过设计师的融合创新,提炼出核心图形,贯穿使用在每件产品中。(图7)此外,器型的设计传承了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如意”汤盅:设计上选取宋代茶盏为原型,巧妙地加入了保温内胆的设计,满足了菜品保温的服务需求,体现了实用价值(图8)。“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用“丝路国宴”,展示盘突破传统的常规方、圆形外观,以“高脚、平台”的“新中式”圆盘呈现,既方便端拿,又显庄严,展现了春风扑面的时代感(图9)。

  
  (2)纹饰上,注重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汲取元素,并结合主题文化和现代审美提炼创新新素材,如:APEC峰会“盛世如意”国宴瓷纹饰选用源自甘肃敦煌壁画中的“如意宝相纹”,从中提炼出宝相花纹、牡丹纹、云纹、如意纹等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经过设计师的融合创新,以中国皇家色彩呈现主桌的国韵黄、嘉宾桌的珍珠白两个色系为餐具的主色调,这是对传统文化精准的把握后的再创作,体现出对中国文化强烈的民族自信,让世界看到了中国元素的气度与中华文化的底蕴,体现了深厚的中华传统文化。(图10)
  
  (3)工艺上,通过现代科技手段进行传承创新,如:高淳陶瓷在传承古法技艺的基础上,率先利用现代科技手段对珐琅彩、传统青花的配方和工艺进行了改良,既保留了珐琅彩、青花的工艺特色,使其呈色更加稳定、品质更高,更重要的是经过改良的珐琅彩、青花均达到了国际上最严格的铅镉溶出量标准(美国加州标准),日用餐瓷更加健康、环保,符合、满足了现代人的健康生活追求。
  
  创新性成为国宴瓷设计的又一时代特征,只有推动国宴瓷器型、纹饰、工艺的创新发展,才能推动陶瓷设计的现代化,只有形成与时代契合的创新性思维,才能设计出引领世界的陶瓷设计作品,才能使我国陶瓷品牌屹立于世界。
  
  (三)仪式感
  
  国宴瓷的设计,仪式感是首先的切入点,“中国文化的氛围”、“大国风范”当在其中得到体现。
  
  比如:APEC国宴用瓷以“如意”为造型设计元素,是富贵吉祥、福气安康、财运连绵、节节高升等美好祝福的表达。设计中贯穿着如意的元素,这一元素的运用不是简单地嫁接,而是巧妙地融入,象征着中国人民对人类和平、富裕的美好祝愿。
  
  汤盅的设计展现了“物雅于正,朴散徐来”之风,器身采用传统经典装饰,没有花哨和怪异的处理,近于完全传统的装饰,在内敛的基调下隐藏着造型的大胆创新与变化,使得整套产品的设计端庄与动感并存。特别在汤盅的设计上选取了宋代的茶盏作为原形,通过造型上层层烘托的上升感体现仪式感,造型营造出体量感、稳重感,同时保持线形的简约与松弛,在庄重中富有现代感。(图11)
  

  展示盘采用方形,菜盖用的是圆形,符合中国传统文化中天圆地方的概念,富有民族意味。(图12)

  

  酱醋椒盐在用餐时候始终在桌面,对桌面效果影响大,所以专门设计了一个厚厚的底座,整体上有体量感和雕塑感,对餐桌有装饰作用,简约造型与满装饰,注重现代与传统交织的幸福体验。(图13)

  
  (四)内涵性
  
  国宴是国家礼仪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宴瓷的设计也须站在国家政治和文化的高度,要综合考虑多方面的因素,一定要经典、稳重、厚重,体现出中国式的“热情、隆重、庄严、富足、开放、自信、大国风范”。
  
  比如:APEC国宴瓷将“国韵黄”(主桌)、“珍珠白”(嘉宾桌)两个色系作为餐具的主色调,相映成辉。黄色在中国自古以来代表高贵,是古代宫廷的御用色彩,有大自然、阳光的涵义,给人以明快、大气、辉煌,充满希望和活力的色彩印象。对传统文化精准的拿捏和把握,透露出对中华文化一种大气的自信,尤其是瓷器色彩的运用更彰显出皇家风范,让世界看到了中国元素的气度与中华文化的底蕴。
  

  “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用“丝路国宴”宴会瓷,整套产品的设计以中国“圆融”的概念,突出“圆满”这一中国哲学理念。方形器皿圆角处理颇具特点,为唐代图案“如意结”的形态,唐藻井图案中的“结”,寓意深刻,与“吉”谐音,内涵丰富;所有盖钮均为“八边”的球状,寓意“喜迎八方宾客”,以大唐元素诠释“一带一路”精神,表达了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对世界的影响。(图14)

  
  深入挖掘中国传统文化,重视产品的文化属性,是国宴瓷设计的要求,彰显了中国设计特色,也是日用陶瓷设计永续发展的不竭源泉。
  
  APEC、一带一路等国宴用瓷的设计与制作凝聚了新一代中国陶瓷人的智慧、理念和汗水,表现出中国陶瓷技术的赶超与品质的飞跃,她向世界展示了中国陶瓷的崛起。
  
  (四)时代性
  
  (1)、“多维健康”是现代人追求的全面、科学的新健康观,其中一点就是更加关注陶瓷等食具的环保指标。
  
  这需要陶瓷制作中精心选料,其原料选自天然无污染的矿物质,在原辅材料环节上杜绝污染,采用高品质原料和金膏,以天然气为原料、采用国际先进设备、使用无铅釉和高温釉中彩装饰,才能成为真正的健康陶瓷。绿色制造,引领健康陶瓷,成为当代生活新风尚,也符合国家绿色发展的要求,是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
  
  当代国宴瓷(包括家用瓷、宾馆瓷)必须符合国际上最严格的环保、理化指标,符合高品质、高品位的生活理念需求。
  
  (2)、满足现代生活方式,展现中华美食文化
  

  国宴瓷的设计必须高度尊重菜品以及相关的需求,做到细节精致和人性化,宜赏宜用,不仅需要精心设计单一器型,同时讲究进餐顺序、餐位和使用的便利性。比如:APEC国宴瓷中的保温汤盅,因具有直接功能的内碗需要放进蒸笼,而如果有装饰,容易损坏,所以制作两层,既美观,又实用,更有仪式感;温饮是黄酒最传统的喝法,加温后的黄酒既暖胃,又出酒味,口感更加香醇。国宴黄酒温酒器体量适中、造型饱满、通体和谐、雅而不俗,既体现了中国文化,功能上又满足了使用要求。(图15)

  
  3、从国宴到家宴,发扬国宴瓷设计所蕴含的中国传统文化,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物质和精神追求,开启“国粹新私享”定制时代,打造国人能够共享的“生活美器”,帮助国人提升生活品质,成为迈向新美好生活的助推力量。国宴瓷衍生的家用餐、茶具等,走进民众生活,既是生活品质的提升,也体现了文化的普及和传播。
  

  国宴瓷体现出的鲜明的时代特征,直接影响并引领了家用瓷和宾馆用瓷的审美趋向。上世纪,家用瓷基本停留在功能的需求上,品质要求不是太高,千家万户千篇一律;宾馆用瓷也基本如此,高档一些的宾馆、酒店会在器皿上印上属于自己的标志,这个时期的日用瓷只有时代烙印却没有形成时代的文化特征。随着物质条件的提高,家用瓷和宾馆瓷也对设计提出了个性化的需求,家用餐具、星级宾馆酒店用瓷的客户会根据装修的格调和环境、服务功能、季节的变化等,提出了设计要求或选择与之相匹配的日用瓷,有些考究的、追求高品味的家庭甚至会根据四季的变化而配置家用餐具,这也为日用瓷设计提供了更大的空间(图16)。

  
  三、结语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礼仪之邦,物以载道,器以藏礼,国宴瓷设计遵循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规律,基于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但又不是传统符号的简单移植和直接挪用,而是对优秀传统的现代化表达。创新融合传统文化与现代审美、地域特色与民族精神的设计理念,创新先进技术发展,发挥陶瓷设计实用、审美、情感的功用,显现了主题性、创新性、仪式感、内涵性、时代性等时代特征,是符合现代审美文化的表现,也是一种基于大国文化自信的象征。国宴瓷设计只有紧随时代特征,继往开来,与时俱进,才能弘扬中华礼仪之邦的大国风范,向世界展示开放包容的民族精神,展示中华民族的文化形象,才能形成领先于世界的民族陶瓷品牌。
  
  参考文献:
  
  1、何科丁,《21世纪日用陶瓷设计发展与变化趋势研究》,《中国陶瓷》, 2014年11期。
  
  2、张守智,《建国瓷的设计、试制、生产》,《装饰》,2016年10期。
  
  3、奇霞,高升钊《器事载文——探究国宴瓷的设计文心》,《江苏陶瓷》,2022年01期。
  
  4、黄焕义、韩祥翠、郭峰,《御窑器物的“国家身份”与国瓷设计》,《中国陶瓷工业》,2020年03期。
  
  5、吕金泉,《日用陶瓷创新设计之我见》,《陶瓷学报》,2016年05期。
  

  6、杨冰、蔡颖,《浅谈现代日用陶瓷设计的时代特征》,《景德镇陶瓷》,2012年04期。


      作者:兰亭

回到顶部